子熠

好久不写硬笔隶书,生疏了很多;
唯有在深夜,心才能沉静而不躁动;
这些年,笔搁了,耐性更差了,性格也随时间一天天逝去而悄然改变,许多好的习惯已慢慢逐渐湮没~~~

鱼戏莲叶间

万等闲识得东风面~~~
小楷难写,难写

喝酒,未必真能解忧,但慰情聊胜无

以正合,以奇胜

天门山索道站对面,小巷深处的特色客栈;